• Share on Google+
债台高筑 法学教授能拯救意大利经济吗_新闻国际
admin 2019-01-12

意大利组阁难题刚刚缓解,债务危机又重新抬头。在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组阁消息传出和组阁协议披露后,意大利两度遭遇股债汇三杀,有评论指出,一场由意大利主导的欧债危机正濒临爆发边缘。与此同时,新的执政联盟推出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法学教授出任政府总理。民粹倾向的执政联盟与政治经验几乎为零的新人总理,这组搭档将如何带领意大利走出经济困境?

政治素人

在意大利大选结束11周后,组阁谈判终于进入尾声。日前,最关键的总理人选浮出水面,结果却令公众大跌眼镜。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推出的总理人选朱塞佩•孔特是一位毫无政治经验的法学教授。

在今年3月举行的意大利议会选举中,没有一个政党或政党联盟收获足以单独组阁的多数席位。在重新大选的威慑下,获得议会席位最多两个政党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最终妥协,同意组阁。但在总理人选上,双方党领袖互不相让,因此不得不推选一位独立于两党的第三人。

目前,现年54岁的朱塞佩•孔特有望领导下届政府。此前他并不为公众熟知,但在今年三月的大选前,五星运动曾经推荐孔特成为可能的部长人选,负责精简政府机构。当时孔特曾短暂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但并未引起特别关注。

根据资料显示,孔特是一名产量颇丰的学者,曾获得佛罗伦萨大学的终身教职。他从事的研究领域较广,除了私法和合同法,还包括非政府组织的立法管理、企业社会责任和公司法改革等。

因此,外界普遍认为,孔特将会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型官僚,德新社报道称,孔特是一位折衷的候选人,意大利有把总理大权交给各党派信任的技术官僚这一政治传统,这一安排可以让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和政府内的“建制派”都能接受。

不过,据意大利媒体报道,孔特与五星运动党领袖迪马约早在四年前就有过联系。意大利安莎通讯社报道称,迪马约曾聘请孔特为他的私人律师,还曾请他为“五星运动”竞选撰写司法文书。孔特还一度在五星运动党领导的一些学术和司法团体担任负责人。

意大利国内对孔特被提名也是褒贬不一,其中不乏对孔特政治经验匮乏的质疑。意大利政治学者帕翁切洛表示,孔特“现在处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局面中,因为他要调和两个好不容易达成妥协的政党”。

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同样审慎。5月23日,据《意大利共和报》报道,马塔雷拉将延迟确定总理候选人。而一旦马塔雷拉“放行”,舆论普遍认为,迪马约和联盟党主席萨尔维尼极有可能出现在孔特提交的内阁名单中,在新政府的重要部门任职,以推动各自坚持的政治主张。

同时,在管理企业危机方面有着丰富经验的孔特也被寄予厚望,人们期待他用法律专业知识将意大利带出债务危机的泥潭。

债务危机

相比政治格局的四分五裂,自2008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一直困扰意大利的债务危机更为致命。据法新社报道,5月22日,欧盟委员会掌管欧元事务副主席杜姆布罗夫斯基斯表示,意大利的23000亿欧元(约17万亿元人民币)债务,相当于其GDP的132%。这项比例是全欧洲第二高,仅次于政府破产的希腊。

而根据《欧洲联盟条约》的规定,欧盟成员国的总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虽然大多数成员国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打破这一规定,但没有几个国家像意大利这样引人注目。因此,欧盟多次敦促意大利采取紧缩政策,日前,墨韵社☆美女图库陈夕,杜姆布罗夫斯基斯再次向意大利喊话,必须努力实行“负责任的”预算政策。

然而,不久前披露的五星运动和联盟党的联合组阁协议显示,新政府将要实行的政策同欧盟的紧缩政策有明显出入,协议谴责了布鲁塞尔的“独裁”,声称将采取诸如减税、增加公共开支、放弃退休制度改革等措施刺激经济发展。而这一计划一旦实施,意大利债务势必还将上升。

据路透社此前的报道,一位意大利经济事务负责人表示,执政联盟的工作计划还包括发行短期公债,以偿还政府拖欠企业的款项。这些措施向欧盟的支出制度发起直接挑战。

欧亚集团分析师费德里科·桑迪估计,如果两党目前推动的财政政策落地实施的话,意大利政府将面临额外1000亿美元的支出要求。

市场对新协议反应强烈。尽管退出欧元区的说法得到澄清,意大利仍旧遭遇股债汇三杀。

意大利银行股指数开盘跌2.9%;10年期意大利国债收益率盘中升至2.28%,与德债利差扩至173个基点;欧元兑美元现走低0.05%。彭博宏观策略师Mark Cudmore在最新研报中警告称,一场由意大利主导的欧债危机正濒临爆发边缘。

面对意大利这一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法国和德国方面相继发出警告。法国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5月20日接受法国电视四台新闻频道采访时说,如果新一届意大利政府冒险不遵守关于债务、赤字、银行并购的承诺,“欧元区整体金融稳定将受威胁”。 

改革艰难

意大利经济“高烧”持续不退,欧盟自身的日子也不好过。目前,意大利成为欧盟成员国中第三大经济体,在经历英国脱欧之后,欧盟显然无法承受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冲击。然而,注资拯救意大利经济的做法更是难以实现,意大利的经济规模比希腊大十倍。意大利若经济崩溃,欧盟的紧急援助只能是杯水车薪。

实际上,作为欧盟和欧元区的创建国之一,意大利多年来面临着经济增长停滞和改革措施乏力的问题。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意大利经济持续低迷:大批企业倒闭,银行业陷入坏账危机,失业率超10%,青年失业率更是高达35%。意大利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超过100万意大利家庭没有工作,甚至没有养老金。面对多重危机,意大利自2008年以来换了5届政府,临时政府状态持续了7年,其间作出多番改革,但效果不佳。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员副研究员扈大威看来,意大利正面临“进退两难的境地”:退出欧元区意味着必须独自承担不可控的风险;继续留在欧元区,高额债务又难以偿还。分析人士指出,意大利必须实施重大改革来促进经济增长、降低债务负担。但扈大威认为,目前计划组阁的两党执行力都不强,很难推动强有力的改革。

“加入欧元区以来,意大利一直不太适应。意大利的经济发展并没有达到欧元目前的地位。”扈大威分析,欧元区成员国的身份,使意大利失去了通过贬值货币以弥补高通胀和薪资增长的自由。加之该国政治和司法机构低效,企业规模太小,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在经济全球化的竞争中,意大利逐渐处于劣势。

另外,除了主权债务,意大利银行不良贷款数量为欧元区之最,占比达到总量的四分之一。两党财政计划中的部分条款令银行更难回收抵押品,不良贷款将进一步恶化。而这都是意大利政府的“隐性债务”。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实习记者 肖涌刚/文 李烝/制表